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工会工作>文化园地 > 正文内容

《青春美文》童年的烟花

爱放鞭炮是小孩子的天性。      

打从记事儿时起,一进小年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就不绝于耳。好像四、五岁时我就能够自己放鞭了。那时放的大多是小鞭,50响或100响一挂,价钱也不贵。我舅舅多,舅姥爷、姨姥爷再加上本家姥爷就六个,每家都好几个孩子。这样,我连舅舅带姨娘粗略一算就三十来个。打小我会来事儿,过年时我挨家拜年,给钱的不要,要鞭。所以,我的后面总是跟着一大帮农村孩子,我穿着母亲新做的棉鞋,带着他们放鞭。有时,运气好的时候,还能讨到“魔术弹”、“穿天猴”、“转碟”等,就白天和伙伴商量好,到了晚上再放。那时候的“魔术弹”很少有超过20发的,但就是这样,我们也已经很满足啦。  

除了拜年讨来的小鞭,父亲也会买回很多烟花爆竹,因为怕受潮放不响,就放在炕梢。打进小年就一天给我一小挂小鞭,我放小鞭放出了门道,开始是塞到墙洞里,响起来的声音“啪啪”的,后来放瓶子里,嘣的闷声闷气,鞭响后,瓶子里都是白色的烟雾。再后来淘气,往鸡栏里扔,嘣的公鸡母鸡扑扑拉拉地乱飞,搞的乌烟瘴气,以至于后来我一进鸡栏喂鸡,我家那只凶猛好斗的大公鸡就撵着撵着地叨我……再后来我动了歪脑筋,自己用小鞭做“二踢脚”,就是把一个小鞭的后屁股用布剪子剪掉,然后把另一个小鞭的捻子塞进去,再用纸缠好,用米汤粘上,一个“二踢脚”就做好了。不要以为光是为了玩,其实,这个“二踢脚”是用来攻击伙伴的。我把小鞭儿捻子点燃后朝伙伴扔过去,头一响并不响,只是冒股白烟,伙伴乐了,一边伸手去捡一边嘲笑我:嘿,“臭子”!手也伸到了,鞭也响了,嘣的他哭爹喊娘的跑我家来告状……  

当然,也有放不着鞭的时候。那年三十儿,为了让晚上鞭放的更响一些,我自作主张地把鞭放在了炕头上,还把炉火透的旺旺的。傍晚,快吃饭的时候,炕上的鞭响了,鞭炮齐鸣,噼里啪啦的嘣的满屋子都是。父亲还没下班,母亲正在外屋地炒菜,我当时呆呆地站在屋里,傻眼了!从来也没有看过这么“壮观”的景象!母亲见了,马上从外面端进来一盆水泼在了炕上……清点损失后,除了响过的就剩下湿的,竟然没有一个能放的。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哇哇大哭。哭也没用,合作社早关门了。因此,记忆里,那是唯一没有放着鞭的三十儿。  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对鞭炮早已没有了新鲜感,女儿却放的乐此不疲。昨天晚上,和女儿一起放“魔术弹”,当烟花腾空而起的时候,女儿拍着手欢呼,恍惚之间,我觉得:这个小孩不就是小时候的我吗……